待到春暖花开时,让我们来一场说走就走的留学

待到春暖花开时,让我们来一场说走就走的留学

时间:2020-03-21 11:4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2020年3月17日,由《留学》杂志主办的《留学系列直播第一期:培训课程变线上,应该注意哪些“坑”》直播活动圆满结束。

在本期节目中,《留学》CEO李璨女士和副总经理赵冰燃女士与SPECIAL A创始人CEO黄中阳先生、奥卡ORCA CONSULTING联合创始人赵子斌先生、QQ ENGLISH快酷英语CEO王军先生及PS-ONE CEO赵浩贤先生深入探讨了线上课程的诸多问题,撷取行业一线内容分享给广大读者和听众。

在本次直播中,既有各位机构负责人从业心得的分享,也有他们作为专业人士对学生和家长的真诚建议。

本次直播是《留学》在疫情期间为更好服务读者推出的特别活动,接下来还将有更多热点话题上线,欢迎持续关注。

主播团队

嘉宾

Q

您所处的行业,即艺术留学、语培、留学申请等等,目前线上培训是否是相对普遍的?线上培训可以占到大市场的份额在针对我们的疫情前和疫情后有发生哪些变化?

A

赵子斌: 现阶段留学生的状况是标准化考试已经推迟了。因为客观的原因的变化,同学们需要做出计划方面的调整,积极调整自己在各种状态下的转学进度。

首先是要尽早跟家里面商量是否确定要出国,以及去什么样的国家,去哪些国家;尽早缩小范围,及确定自己的一个职业目标,然后倒推出自己申请的主要的专业方向;尽早做好时间规划以外的各项准备工作的具体计划,包括预计的时间、方式,你是要自学还是要培训等等;要在计划的时候未雨绸缪,留出足够的回旋的余地。

现在65%以上的线下机构正在大力的转型于线上,然后90%以上的线下机构正在试探或者一往无前的奔向线上。现在整个留学行业来说,线上培训其实是很普遍的。

赵浩贤: 其实疫情来了之后,我们其实现在所有的课程只是转为线下的这种方式转为线上去做,但实际上我们更多认为这种疫情来的比较突然,所以其实我们更多认为我们这种线下机构在转为线上的时候很多东西准备的还是不太足,尤其是老师他授课的方式,还有他本身对于线上的理解,包括跟学生的沟通,包括设备很多东西,只是说我们临时把这种方式搬到了线上。

我觉得随着疫情过后很多家长,尤其是家长,他其实还是觉得学美术、学这种东西更多是线下这一块。所以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讲,我觉得它只是一个暂时性的一种状态。

Q

目前线下课程转线上是否应该补差价,或者说现在是否已经有学生和家长来提过这样的需求?

A

赵浩贤: 其实我们遇到这种问题还是目前比较少,因为就在我们所处的这个行业,现在各个竞争对手大家都开始采取降价的这种方式了,像我们对武汉地区的医护人员,包括学生,都是打八折左右。

王军: 我们其实可能这次的疫情带来影响的机构当中,我们属于是比较大的。刚才交代了背景,我们是国外有一个游学的基地,在我看来,学生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当时我们当即就引导所有的学生提前终止课程,然后回国。所有学生全部安全回国。

我们在上周五的时候,把我们当时学校还剩的400多个世界各地的学生,基本上全部劝返。现在学校里面基本上没有学生了,现在我们的措施是,准备了大概能够容纳800到1000名老师的宿舍,然后把老师先集中到宿舍里,然后让老师在宿舍里关起本来,然后我们可以来继续提供线的课程,这是我们现在的做法。当然线上业务的话,疫情期间,学生量还是增加了很多。

我们也针对武汉的医务人员,还有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我们准备了一些优惠的政策。包括像我们给武汉的所有医护人员提供三个月,总共价值2680元的免费课程。

黄中阳: 因为我们做的内容,一部分是在线的,一部分是线下的,现在来讲,对培训机构能够重新复工来讲,应该在6月前后以目前的角度来看,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一直到6月可能都会受很大的影响。我们做了很大的调整。

我觉得作为企业,可能内心想的都是不补差价,你给老师的薪水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差别,线下的中心又不能够关停,所以其实它额外的成本会增加很多。今年我觉得应该对于绝大多数的企业来讲就是活下去,就是只要能坚持着有口饭吃,然后能够活下去,我觉得就真的是非常不错了。所以就是这场疫情真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Q

请问您认为什么样的学生适合以线上的方式适合培训和咨询?

A

黄中阳: 现在大部分学生在线上学习,是因为受疫情影响的必须选择,但未来我认为会有越来越多的孩子选择线上教学,因为它的时间成本会大大降低。

一般,自觉性稍强一些的小孩适合线上学习。我们针对孩子的特性,在线上课程的设计上做了非常强的改变,包括监督孩子作业的完成,课后反馈,以及老师和学生之间的联动等等。但从年龄段来讲的话,我觉得一般幼儿园,或者一二年级的孩子,他们的关注度,就是集中注意力的程度可能会稍弱一些。我们的学生大部分是7—12年级,是相对有一定自控力的。

再有一点,与其问什么样的学生适合线上,不如问我们这些人怎样能把线上的课程做得更有趣,这样有可能会让孩子的注意力更能够被吸引。而且,线上课程不一定只局限于视频方式,其实音频也是一种线上的体现。因为现在有好多的家长比较担心孩子的眼睛看视频看时间过久,对眼睛会有伤害。所以我们也做了很多音频的课程的内容,便于家长和学生晚上睡觉前或者是其他的时间学习。

王军: 我们一直在做线上课程,在国内的学生群体主要就是十几岁的孩子。我们之前的线上课程时长每天大概2-4小时,或者是隔天2-4个小时,相对还是比较密集的。总结下来的话,就像刚才黄总讲的,课程需要有趣,也要能够吸引住孩子。因为像低年龄段的孩子,他的注意力真的也就是20分钟,时间再长的话,确实对孩子的压力比较大一些。

正好因为疫情的关系,我们这段时间做了一个新的方案,把我们所有的课程全部搬到线上来,一天大概是8个小时的课程,我们其实也在想,低年龄段的人群的普遍问题该如何解决?我们现在的做法是,会让助教老师进入教室进行监督。

而成年人的学习,除了语言环境之外,线上线下基本上学习的效果是一样的,我们看到这次直播用的是Class in,我对Class in比较熟悉,像这种环境的这种线上教学,其实对上课质量的保障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全国大概60%以上的线下机构在转线上。我认为线下的培训机构在做的事情,其实跟线上目前为止能做的事情稍微有点不一样。比如说做艺术类的培训机构,确实是需要线下的课程。这些机构在这个特殊阶段,会转到线上,但等到疫情过去,我觉得它们还是会回到线下。因为线下场景适合这种类型的培训,这是线上教学不能代替的。

这次疫情会给线下的培训机构带来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去真正深入地了解一下线上课程。我相信在疫情过去之后,整个中国的机构也好,学生也好,学生家长也好,都会被这个在线教育进行再教育,大家的能力会变得更强,培训的市场也会变得更大。

Q

在过去的工作当中,线上培训业务都遇到过哪些问题?哪些是您认为可以克服的?哪些是您认为线上培训难以避免的?您又会以什么样的措施去监督和保障学生的学习质量呢?

A

赵浩贤: 我们的学生上课的频率不是很高,可能一个月上4次课,每周上一次,剩下的时间需要大量地去做作品,或者完成老师的作业。对我们来说,线上课程的最大的问题是在基础课部分。一些动画类的学生,他需要去做手绘等动手能力强的作业,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不能给客户一个很好的体验感觉,所以当时很多学生在上这类课程的时候,问题会比较大,尤其是一些高中升本科的学生,比如他们在线下课程中,老师会手把手地帮你、告诉你这个怎么去完成,线上的话就做不到这么细致。

我们的教务们每天都会在群里观察这些问题,以及收集学生的反馈,我们能做的就是及时解决学生提出的问题。我们会录小视频发给学生,让学生可以不断地去观察学习,同时我们也在疫情期间不断地推进线上化,更多地学习提升艺术类课程的服务质量。我们目前有客服、教务、顾问、督导等工作人员,大家一起上线来盯学生的进度,我们也在积极地把能标准化的课程尽量录成视频给到学生,并配备老师跟进这个过程。目前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去保证学生的学习质量。

黄中阳: 刚才听老师说关于线上这一块,在艺术类培训中,他们遇到的问题和相对应的解决方法,是一个很好的辅助作用,但是如果像我的机构可能面临一个问题:怎样让线上课程变得更加有效?因为我们的学生,比如说在《留学》杂志上发表文章的一些学生,他们所有的任务都是三个多月的时间在线完成的。所以这个过程特别特别地纠结,因为除了线上的讲授,我们还会配备老师对学生进行专门的辅导和帮助。

比如说在《留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看似这个文章是发表到了咱们的杂志上,但是这个过程的背后真的耗费了非常多精力。实际上我们会配将近13个小时的在线辅导,帮助学生去完成这个文章,你要教给他如何去学。所以相当于是像咱们这样讲课形式的课程是一种。另外一种的话,要有刚才赵浩贤刚才在讲的,是对线上课程的辅助教学。

所以说,他们可能通过多个线轴,才能够真正地把在线的这个内容完美地贯穿,其实我们现在还在找这件事,原因是什么呢?因为最近不是各种考试取消嘛,SAT考试取消,AP考试取消,托福取消,雅思取消。有消息说托福现在打算有一次尝试,把考试放在家里,那么就会涉及到在家里面如何监督孩子来进行考试的一系列问题,我觉得考试这方面的话,未来在在线这方面可能还是会有一定的改变。

Q

对于初次涉足线上课程的家长和学生,您会为他们挑选哪些课程?

A

赵子斌: 现在线上课程五花八门,形式多样,挑选难度较大。作为机构,我们先要预研的大家在线上所遇到的问题,现在有一些较为普遍的问题。

第一学员学习的时候不够专心,只有学员能够专心的学习,才能更好的去挑选课程,才能够有效的贯彻课程。学员在学习的时候,如果老师的授课方式无法吸引他们,或者难以确定学员是否在专心听讲,就会导致课程作用不大。

第二是学员听了之后,很多道理,眼睛会了,但是手不会。比如说很多现在很多在培训的时候,几百页的PPT都可以写成书了,没有给学员充足的练习的机会,即使再丰富再前沿的内容也很难帮助学员落地。

那么第三个问题就是老师讲了很多七七八八的内容,学员是否能够理解,这个也是个比较现实的问题。就是说现在在培训的时候,老师对着屏幕自己讲课,但学员却没有问题提出来。这个是学生和老师之间的互动的问题。更多时候是学员不敢提问。说一下,我们自己成立了一个英语演讲俱乐部,这上面很多时候我们会给学生在线进行一个演讲,虽然人不多,但是我们自己能够去理解现在一个学员的一个需求。

从家长的角度自然会去分辨哪些课程哪些机构是更适合他的。没有最好,只有最适合你。需要进行择优选择。所以我们对于在演讲,在QQ上,我们自己的演讲俱乐部里面,我们都会讲到,注重老师跟学生之间的沟通,我们很注重学生是否真的理解课程,学生如果理解了怎么去操作,操作出来以后是否能够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这个逻辑是决定性的关系。对家长而言,选课不用单纯的根据机构和课程来选,而应该根据孩子听课的效果来选。

所以总结一下就是没有最好,只有最适合。

Q

在线上课程咨询过程当中,和挑选过程当中,咱们是如何防范,避免掉“坑“?请各位嘉宾可以给我们的家长和学生,来提一些建议。就是如果遇到这些坑,我们也应该怎样去避免?

A

赵子斌: 其实刚才我说的这几个问题,其实它是在这个坑里面的,包括咱们教学质量,因为现在选择线上,主要还是侧重线上的反复。这是一个经历的一个过程。只有在自己能够在这个过程中找到最适合你自己的这个课程,才能够获得相应最好的产出。我就说在学习过程当中,这个坑,自己一个体验感,是不是能够说这个课程是否适合你,以及家长和学生能否消化掉课程,在课程当中遇到了这些问题,是否咱们这个机构,或者这个培训的课程是不是有把遇到这些问题做得很好。然后以至学生小孩最终能够获得一个最好的产出,这是我觉得在学习当中要尽量去避免的一些坑,我就自己觉得我们在做培训,演讲这个培训的时候,演讲跟学生互动的时候,比较突出的几个问题,就是一个学员是否能够跟得上我们的节奏,我们因为毕竟是个线上的课程,能不能够消化,我觉得这是在学习过程当中必须要去解决的事情。我讲的是学习过程当中,我们需要注意的一些几个问题。学员和老师的互动,以及它的产出是否能够彻底地接收和消化。

赵浩贤: 其实我不太知道怎么回答你的问题,因为其实我们本身就是一个线下的机构,我们这个过程,其实它是一个结果为导向的过程。其实我最终的目的是通过作品集的培训,然后帮助学生拿到好的结果。

第一点就是以我们的观点来讲,就是因为我们每做一个作品,都需要十节课左右的课程,前后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这个结果,很多家长会抱怨说上第一节、第二节课体验感不好,他们会认为之后教不好,但其实转线上对于我们来讲,学生跟老师有一个磨合期,然后同时要看到一个相对长时间的结果,才能看出是不是真正能把这个学生教好。

第二现在的问题并不是说家长去选择哪些机构的问题,而是说在比较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我们同行业竞争的方式会非常改变。那其实我一直认为就是我们线下机构其实跟线上机构在基因上其实是完全不太一样的。线上机构的打法,引流,课程的输入的方式,包括试错,给家长试错的成本也很低。

王军: 我觉得给咱们在座的家长提一点,如果你的孩子想报语言培训方面的这种课程的话…我觉得这个课程到底好不好,它值多少钱?我觉得如果是英语培训,就要看孩子上课的时候的状态。

我觉得非常重要的就是家长一看孩子上课的时候他有没有说话,他如果没有说话,其实这个在线课程,其实意义就不是特别大,因为英语语言学习,其实这个线上的课程能够带来最大的变化就是让孩子能够有更多的机会讲话。无论课程怎么宣传,多少钱,多少节课,这些都不重要,最终你看到底是录播课还是直播课,哪个重要?当然是直播课好,孩子跟老师是在互动的。如果孩子在上课时,半个小时内要说15句话,这就是我们的参考标准。

另外一个比较严肃的一个话题,就是教育培训行业的套餐,因为过去一年也发生了很多的问题,所以说去年年底教育部也出了一个文件,要求所有的在线教育的针对K12,这个只能针对K12,是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为止这段时间的培训,不许卖三个月以上的套餐,不许卖60节课以上的课程,因为大量的卖两年,卖三年的课程,很便宜,最后还没讲到那个时候,机构没有了。因为我们针对这个去年也做了调整,今年1月份开始我们再没有超过3个月的课程,尤其在现在这种状况下,所以说咱们家长确实应该注意,这种卖两年的,卖三年的课程确实要慎重考虑。首先它是不合规的,另外一个目前这种状态下,真的不敢保证这个机构能够活到两年三年,这个就是一个坑吧。

黄中阳: 第一点就是这个产品,因为涉及到教授,所以对于家长来讲,特别建议家长对于同类的产品,应该要去查一下,对于这个教授他是不是真实存在的,比如他说是哈佛大学的终身教授,你要看一看,因为他可能会写上说他是哪里哪里的,但是最后你实际上是找不到他的,因为现在网络非常发达,其实国家要求不允许收三个月以上的费用,我觉得其实并不是说完全帮助了咱们的学生和家长,某种程度上其实也是在保护机构。我觉得如果真的是很负责任的企业,也会很明确地告诉给家长,你不要买这么多的课,你可以先试一试,你试完了之后感受好了你再买一段时间,这样子我觉得也可以判断出来这个企业的一个正规性。

还有一点就是现在其实很多的企业,他都是有自己的这种资质的,这些资质都是可以看得到,我特别建议大家可以去跟企业要一下他的资质,这些都是公开的,

另外一个就是现在各个机构之间存在互踩的情况,觉得自己这么多竞争对手会不会不行,所以就会踩别人,然后会说过头的话,会有保障,之前的时候我都听说过,有一家机构说托福70分就保证孩子进哈佛,类似于这种。我觉得这些过头的话不该讲,所以如果这些比较明显的东西,家长去看的话,基本上就可以辨别出来,可以避免去踩坑。在维权方面,其实教育行业跟其他行业是一样的,包括315,维权手段12315这个都是很好的维权手段,如果真的家长和学生遇到有这种欺骗行为,或者说是有什么的,其实都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去捍卫自己的权利。

Q

如何帮助学生和家长快速判断咨询顾问以及机构的资质和水平?

A

赵浩贤: 首先,要看这个机构的成功案例。这是大多数家长比较关心的一点。以我们公司为例,我们是做艺术类培训的,大部分家长并不是从事艺术类工作的,所以他们可能判断不了艺术到底是什么,或者涉及到什么。他们可能更多地从家长经验出发去判断。现在艺术类培训也发展快十年了,基本也有几家比较定型的。现在也有很多小的工作室出现。我的建议是按照你的合适的方式去选择。有些家长可能考虑的是我们大机构比较稳定,有些家长比较喜欢工作室,每个家长的需求不同,关注的点也不同。很多家长很了解自己需要什么东西,也要关注小孩的需求。机构的专业度、成功案例,还有之后的服务、带来的体验,也是家长比较关注的。一般来说,高中生、研究生、本科生的家长关注的侧重点不同。高中阶段可能更多的是家长去做决策,大学阶段更多的是孩子根据自己意愿做决策。

王军: 我们公司是做语培的,以外教的口语课程为主。我们要做的事情是,通过老师一对一的授课,给孩子带来语言环境,让孩子的英语水平能够在短时间内快速提升。我们更多的是小班授课的方式,需要大量老师。我们观察这个机构到底是不是一个靠谱的机构,就要观察老师的培训工作做得怎么样,这是家长比较容易判断的。你可以从着装、上课流程、做事方式等方面判断一位老师的上课的标准化程度如何。如果标准化程度非常低,说明这个机构基本上没有对老师进行足够的管理和培训。另外,如果标准化达到了,但是老师对课件的依赖非常重,基本上是随着PPT的翻页来上课,那说明这个机构对于老师本身能力的培训并没有下太大的功夫。

Q

家长作为后勤队长,如何发挥更好的协助和引导作用?

A

赵子斌: 现在确实受疫情的影响,大家都在家里面困了这么久,家长和孩子都是有一定情绪的。首先,我们要清楚的是,家庭中每个成员其实都扮演了一定的角色,学生是主要的学习者。家长作为监护人和辅导者,情绪更加应该要淡定。在疫情特殊情况下,学生们肯定会焦虑、易怒、轻度厌学,再加上网课,肯定会有一些不适应的情况。青少年的心理正在发育当中,更容易受到环境的影响,或者周围的人的影响。家长们也要注意避免过度保护,避免单调重复地去给学生一些命令性的语言,更不要不耐烦,或者是愤怒,把直观的情绪带给学生。应该尽量给他们营造比较好的学习环境,让他们减少点压力,多去和老师进行互动,解决遇到的问题。家长在孩子的学习过程当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首先你自己要能稳定,孩子的心理才会稳定。

黄中阳: 首先,家长要多鼓励孩子,这点非常非常重要。毕竟家长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是最长的,如果进行强打压式的教育,孩子一旦形成抵抗性的心理,他会非常怕你。如果孩子出现了问题,你需要给他解决方案,如果自己找不到解决方案,可以去问专业人士。

另外,在进行在线教育的过程中,大家常常会建立一个家长群,家长群往往是学生和家长都在一起的。我特别建议,家长跟老师们再另外建一个群,这样,家长能把话传递给老师,让老师把话传递给孩子,老师可以充当一个很好的桥梁作用。老师们都是经过非常强的职业训练的,传递信息会更加有效。

还有一个建议,用具体的事情去引导孩子。比如说孩子可能不太愿意练习英文,有没有可能我用演讲的形式去让他来练习英文,每天晚上半个小时,而不是说我去絮叨他说你快练吧,你快练吧,你怎么还不背单词。用不同的事情来去引导他,效果可能会比较好。

《留学》系列主题直播沙龙预告

记者:张影

监制:李璨

责任编辑:云阳